本報訊 昨天早上6點,浙江豐國律師事務所主任陳鬆濤被電話吵醒。電話那頭是濃重山東口音的女人:“你們律師事務所是不是有個邵律師,她騙了我很多很多錢。”這個點,陳律師本來還在迷糊中,一聽“邵律師”,是我們所的啊,再聽到“詐騙”,就一個激靈全清醒了。
  不過等到陳鬆濤中午給我打電話的時候,已經把這個當成一件好笑的,但是又有提醒價值的新騙局說給我聽了。
  山東大姐姓周,我打電話給她,一聽就是個急性子,“總之,我遇上騙子了,怎麼騙的?就是從頭到尾都是騙。”
  “那你怎麼會把錢給她?”我問。
  她很不情願地說了經過。大姐在網上認識了一個男人,男人自稱叫王輝,兩人加了QQ聊啊聊,兩個星期後,兩人想見面了。讓周大姐心動的是男人的身份,自稱杭州某大型能源環保公司的老總。
  當王輝和周大姐在網上約定了浪漫的千里相會之後,周大姐突然接到一個嚴肅的電話。
  對方自稱是浙江豐國律師事務所的邵律師,“我是王總的法律顧問,王總是我們這裡一個很大的老闆,他的企業也很重要,他要出門來見你,我們出於對他人身安全的考慮,你需要繳納見面保證金。”
  但是,偏偏周大姐信了,“邵律師說,是押金,只要王總見面後平安返杭,就把這個保證金退給我。”
  騙局是拙劣的,甚至在匯款時,對方給周大姐的賬號又是另外一個人的名字。
  周大姐匯去了4000元,可對方律師第二天又說,收到錢了,我們之間還需要簽訂一個安全保證協議,該協議還需要經過公證,所以你再匯6000元公證費吧。周大姐夢醒,對方的電話就再也打不通了。
  陳鬆濤律師後來也問了所里的邵律師,邵律師從來沒有環保公司的客戶,也沒有打過周大姐的電話。而周大姐提供的邵律師電話也不是同一個。
  周大姐這回真的傷心了,“我真的受騙了,我在當地報過案了,民警說,你就當買了個教訓吧。”
  (感謝讀者陳先生報料)本報首席記者 肖菁
  (原標題:周大姐啊周大姐這麼拙劣的騙局你也信)
創作者介紹

孫耀威

wf81wfgnj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